首页 > 日志 > 我过了个这辈子最难忘的年,疫情时期急性阑尾炎被迫手术,说说感想

我过了个这辈子最难忘的年,疫情时期急性阑尾炎被迫手术,说说感想

2020年春节,疫情爆发。

1月23号就启程从上海回长沙过年了。也买好了带好了口罩,本以为这次新年也会像以往一般。一家人坐在一起 其乐融融。

做了高铁到家后还是很正常的,但是刚回家没多久就出问题了。

 

1.23 下午开始腹疼,晚上难以入睡
1.24 早上即刻就医 被告知无大事,开药回家。晚上吃了顿年夜饭,各种菜都不敢吃,只能吃吃小菜,本以为就这么过去几天就能好。
1.25 腹痛无法入睡,凌晨就医,急性阑尾炎,中午手术,术后禁食,两天后开始喝糖水
1.30 可以开始吃流质食物,米糊糊/蔬菜汤
2.2 出院 抽了血查了下,医生让我再吃两天纯流食,好吧继续喝汤。
2.5号 拆线,问了下医生。让我吃糊糊,土豆泥之类的,也可以吃点蒸鸡蛋
2.10 门诊抽血复查,医生说还可以,让吃点粉、面包等软的食物。吃两三天无不适就可以适当吃点饭了。

 

十几天没有吃上一顿完整的饭,别人过年胖三斤,我过年瘦十斤(真的)

2月10日,可以说是我这个年过的最棒的日子。家里人去外面给我买了刚烘焙好的面包。我吃下的那一口 差点眼泪流出来。太NM好吃了,感觉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。精致米面+爆表的糖分,我懂的,是我爱的东西。

 

说下术后感受吧。说起阑尾炎手术,很多人认为是个小手术。

但实际上这个手术它也是需要住院、需要麻醉医生+主刀医生和护士们一起协力完成的完整的一台手术。

还好我来得早。再晚一两天要是穿孔了那是会有生命危险的。

我做的是三孔腹腔镜手术,在我进手术室的那几分钟,还是感觉很恐怖的。毕竟以前只做过局麻。

不过随着麻醉医生一罐药打下去,眼前瞬间就模糊了起来,我还和医生说了句: “我眼前好模糊啊”  之后过了大概3、4秒的样子。我就不省人事了。

有一说一,全麻真的牛B。我再次睁眼感觉就像过了一秒钟 ??? 我人怎么就从手术室到病房了???

睁眼后头还模模糊糊的,特想睡觉。医生和我家人说,两小时不准睡。 于是我家人就一直和我聊天。最骚的是我完全不知道我说了什么,事后没有任何记忆。问了下家里人,说我和他们聊天一直在说胡话。。。

我这个阑尾炎还是属于比较严重的。别人三四天就差不多可以吃点东西了。我搞了十几天才能吃东西。确实还是很难受的。

不过最难受的果然还是在医院住院那几天打针,留置针留个一两天就要拔,因为药比较刺激(疼的不行) 一下就肿了。我两只手该打的地方都打遍了,静脉都僵硬了。手都肿的和胡萝卜一样,后面都得主管护师来才打得进我的血管。

而且也无聊。由于特殊时期,疫情肆掠。 医院各种管控就不说了,比我以前住院严肃上十几倍。

伤口倒是没觉得有多疼,毕竟微创嘛。 换药啥的顶住还是很轻松的。 疼虽然不疼,但是恢复倒是挺慢。三个洞有大有小。 恢复最快的是右下角的。 其次是左下角/肚脐上的。 肚脐上的现在还时不时发痒。至于里面的缝合处我就不明白了。反正该吃啥无脑听医生的就完事了,不让我吃饭那打死我都不吃一粒。

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洗澡啊啊,十几天没洗澡,我太难了。

 

说起来,怎么就急性阑尾炎了呢?我也不是很明白,完全没有任何征兆。这东西确实挺吓人的。

一个不小心,要是以为是普通的肚子疼顶个几天搞得穿孔了那才是最吓人的。 听我家里人说,就有亲戚是因为不重视小孩子肚子疼,导致小孩子年纪轻轻就去世了。

查了一下资料,这病压根没法预防,是个人就有可能得。 并且是随时随地。 早点发炎早点手术,也轻松。

 

 

现在,写下这篇博客的时间是2月12日。今天刚来到上海。

对,作为刚做完手术的人,免疫力相对而言比较低下,但我还是来了。又要报医保,又要隔几天换药。 生活还是如此艰难。毕竟,要恰饭的嘛。

希望不会被疫情波及到吧。我本人出院的时候全套流程:抽血、验排泄物之类的都走过。 起码我本人是健康的。

其实我吃了几天东西后,精神状态已经非常好了。自我感觉身体状况也恢复了不少的。

除了要隔几天换一次药得进医院这种高危区域着实有点难受外,我觉得我问题还是不大的。

说起来,上海疫情管控力度是不是有点不足? 总觉得一路到家挺轻松的… 如果有传染源在乱晃估摸着也会很轻松…

 

           


EA PLAYER &

历史记录 [ 注意:部分数据仅限于当前浏览器 ]清空

      00:00/00:00